对不起 这里的文都坑了_(:3」∠)_

[授权翻译][POI][肖根]Who Needs Traditional?

原作者:mother_finch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3979162

授权:鉴于授权只有一张图,就转去目录整理那边了,避免日后再po其他文时重复发图。

概要:Shaw要向Root求婚,可无论她如何精心筹划,最后总是事与愿违。不得已之下,Shaw索性按自己的风格来了。

译者的几句废话:试作篇,希望能先看下这——里——。(刷个破折号增加存在感)

没想到Lofter不让发斜体,芬妈很喜欢用斜体表示心理活动,这里只好用下划线代替了。

芬妈出品,必是甜文。

====


         就是现在,准备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Shaw从未体验过这般感受。这……这是怎样的心情?指尖都止不住颤抖的强烈期待,将千万思绪凝固冻结的局促不安,从高空坠落一般的心惊胆战,让心脏爆炸的激情澎湃。Shaw不知道这是什么,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,这一切情感对她来说太过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就是现在,准备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告诉我了吗?”Root忍不住问道,好奇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增加。她们走进一家高档餐厅,微醺的灯光衬着暗夜中的人群,面包和食物的芳香弥漫于空气中。这一路上Shaw都沉默无言,Root尽管满心疑问,却也知道还不到问的时候,只得默默地跟在人身后。而现在,她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吃晚饭罢了。”Shaw随口应着,显然不在状态,那种在内心肆虐的不知名的情绪让她无暇分心。认识这个女人以前一切是那么简单,从没有多余的情感。但现在,就算不愿承认,她也视它们弥足珍贵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餐厅里没什么人,进门左手边有一对情侣,远处的卡座上坐着一个孤独男子。等眼睛适应了室内微暗的光线,Shaw便开始寻找一个隐蔽而不受干扰的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 Shaw谋划这件事已经有好一阵了,细节上做过调整,但大主题从未更改——烛光晚餐,浪漫求婚。光是这个想法就让她心猿意马。她磨着耐性拖了好几周,只为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,等她们都空闲的时候。而此时此刻,正当其时。

         就是现在,准备上了。

 

***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Shaw很快相中一处角落的卡座,于是她一把抓过Root的手,拉着人朝那儿走去。Root屏住呼吸,无论相处多久,每次Shaw的主动触碰仍会让她受宠若惊。她们面对面而坐,Shaw的手指局促地把着桌面,然后向口袋探去,又伸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Sam……你没事吧?”Shaw抬头,对上Root满是关心的眼睛,总算被拉回了注意。她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身体像灌了铅似的动惮不得,四肢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集体罢工。这就是怯场吗?Shaw自问,又是一个在今晚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。她喉咙发干,连吞咽的动作都艰难无比,但她仍像雕塑一样板着脸,不泄露分毫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Root的声音软绵低柔,传到Shaw的耳中几乎轻不可闻。她忙着整理自己乱成一团的思绪,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 Root的手从桌对面伸了过来,抓住她的手。那一瞬间仿佛一切都被静止。脑中喧嚣的声音消失了,紧张的情绪也荡然无存。被Root握住的手放松下来,Shaw一时忘了呼吸。然后,一切又再度复苏,她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Root看着她,等待答复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Shaw故作冷漠。她扫了一眼二人相握的手,心中一暖,但身体的其他部分依旧僵硬,完全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出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是的Shaw默默狂嚎千万遍。我有话想和你说。内心仿佛分裂成两个敌对的小人,一个想把话说出口,另一个却拼命阻止。她僵硬地点点头,Root立刻集中了注意力,眼里满是紧张,等待一个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呃,Root,”Shaw磕磕绊绊地背着她准备好的台词,话语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,她只得轻咳两声。她向来是个有话直说的人,撒谎也得心应手,但这一次和以往都不一样。对于这些陌生的情感,Shaw无所适从。“其实,我想问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就是现在,就是现在。这个声音在Shaw的脑海里不断放大,逐渐占据她全部思维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 Root放在桌上的手机猛地震起来,两人同时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Harold Finch。

         Shaw恼火地抽了抽嘴角,只当没听见那烦人的震动音。我都说了,她怒火中烧,我都说了今晚不要来打扰我们,就今天一晚。他们明明知道她要做什么,尤其是Harold。这混蛋都抓了我现行。Shaw一想起那事儿就更火大。之前她计划求婚细节时,一个人在地铁站里来回踱步,口中念念有词,设计着如何问出那个关键问题——没想到当时还有另一个人在场。
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为毛还打电话来?

 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Shaw口袋里也响起刺耳的铃声。两人互看一眼,Root面带歉意,Shaw则一脸忿然。Root不情愿地将手抽回来,她们各自拿起自己的电话。Shaw转身朝外而坐,看了眼来电者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 John Reese。

         Shaw愤恨地长叹一口气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妈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打扰了你的计划,Shaw。”John声音里的歉疚很是真诚,Shaw看在这点的份上暂时忍住了粗口。“但我们这儿出了点状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状况?”Shaw咬着字句狠狠道,内心天人交战,半是想知道情况,半是什么都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Harold正和Root讲。”Shaw怒叹了一口气,也只得作罢。John继续道,“他也很抱歉,我们尽量拖延了,可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Shaw打断了他,抬手揉了揉太阳穴。她闭上眼睛,隐隐头疼,“我们会尽快赶到——你们那儿去。”说完就挂了电话,Root也正好结束。后者抬眼看她,脸上是愉快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们得晚点再说了,”Root随手将手机扔回口袋,明显漫不经心,“Harold说今晚会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Oh,绝对的。Shaw跟着Root离开卡座,越想越生气。看我不收了他的膝盖,那才是真的有趣。

 

***

 

         Harold说的没错,那晚确实非常有趣——如果你对有趣的定义是枪械,刀具,差点丢了小命的话,Shaw在地铁站附近徘徊着,暗自思衬,那确实称得上精彩。自上次的晚餐事件以后,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,这期间她任务不断,不曾有过一刻消停。Shaw摸着口袋里的绒线盒,手感越来越沉重。决心逐渐取代了消磨的耐心,她望着远方,就是今天,我决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Shaw停下麻木的脚步,这个想法狠狠重击了她的胸口。她当即就掏出手机,滑屏解锁,点开短信箱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发送:十分钟后在中央公园见。

         Shaw不耐烦地抖着腿,内心逐渐紧张起来。接下来的一分钟仿佛一个世纪一样漫长,终于,手机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Root:好。

         Shaw把手机塞回口袋,向车站走去。手指把玩着绒线盒,打开又合上。她目标明确步履轻快,周遭的空气都像是蕴含了让人心情愉快的催化剂一般,她只求不会被人注意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七分钟之后,她已经走在中央公园的一条小道上。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,厚实的绿荫遮挡在头顶,远处传来人们的嬉笑和小狗欢腾的声音。她知道这个地方,Shaw刻意提醒自己,她会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三分钟漫长而痛苦,每一秒都无限延长,变成无法忍受的每一分钟。Shaw看了无数次的表,约定的十分钟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她在哪?Shaw又是焦急又是期待,Harold把她叫住了?那她应该会打电话告诉我才对啊。这些想法在Shaw的脑中像瀑布一样飞流直下,把理智吞没。

         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Hey,亲爱的,”熟悉的甜腻语调传入耳中,有温热的吐息倾洒在脖颈间。猝不及防,Shaw的大脑在一瞬间当了机,但她没有表现出任何被吓到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Hey,”Shaw简短回道,毫无波澜的双眼丝毫没有透露内心波涛汹涌,“把你手机给我。”Root疑惑地歪了歪头,仍是顺从地交出了手机。Shaw接过关了机,然后把自己的也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她把手机还给Root,“好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去哪?”Root的手臂被Shaw牵着,往前带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散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散步?”Root难以置信,打量着Shaw面无表情的脸,试图找到些答案,“你让我大老远跑来,关了我的手机,就为了……散步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新鲜空气杀不死人。”Shaw不太高兴地低声应道,移开了视线,没看见Root朝她扔来的宠溺笑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同走着。Root很享受与Shaw共处的时光,而Shaw满脑子都是别的东西,全然没注意到身边人的愉悦。她们沿着公园外圈走着,夕阳西下,渐渐将二人拢入阴影。之后夜幕降临,路旁的街灯亮起,在树林间点缀着温暖黄光。前方不远处有一群嬉闹的大学生,Shaw于是拽着Root走了另一条通往公园深处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 平和的气氛持续了好一会,好奇心终于占了上风。Root停下脚步,拽住了Shaw,两人面对面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Root叹气问道,Shaw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觉得是出事了?”Shaw淡淡回问,Root摇了摇头,棕色卷发在灯光的映照下泛着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从那天晚餐之后你就不太对。”Shaw在内心狠狠踹了自己一脚——竟然被看出来了。“如果你有心事,可以告诉我的。”Root眼里满是担忧与恐惧,Shaw望进那双棕色的眼,她不知道Root是想到了怎样糟糕的事,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 她厌倦我了。这个可能性让Root心如刀绞。但她不会不敢明说的,所以是有什么其他事?Shaw的外表总是一潭死水,想从中获取任何信息都艰难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没出任何事。”Shaw咽下快跳出喉咙的心跳,手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。“我只是……想告诉你、问你……一些事。”Shaw注视着Root的表情,内心又开始天人交战,半是希望Root快点猜到她想说的话,这样她就不用说了,又很庆幸Root没有,得以保留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们在一起处了挺久了,一直以来都特别愉快。Shaw在内心酝酿着,努力把话说出口,可惜不怎么成功。“我们,认识,挺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是啊?”Root侧头,困惑地抬了抬眉。Shaw口吃的可爱样子让她忍俊不禁,可内心的紧张仍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处得……你觉得处得怎样?”快点Shaw内心炸裂,几乎想把自己掐死,快。说。重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 忙着在脑海中上演内战,Shaw没注意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恐惧。Root一时只觉如坠冰窟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。这一切都太完美,好得超过了她最大胆的想象,好得让她惶恐,不敢相信自己也能有这么一天。但我能这么告诉她吗?或许她只希望和我做朋友,是我太强求了?Root急急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——呃,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,”Shaw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。再度睁开时已经眼神坚定,“因为我想和你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Shaw!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Ms.Groves!”

         John Reese和Harold Finch的声音同时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二人的身影从树林后出现,街灯照亮了他们的脸,表情沉重而严肃。两个男人看着两个女人转过身,确认了真的是她们以后才松了口气,互换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又怎么了?”Shaw几乎要用眼神杀人了。Harold尴尬地抿了抿唇,仍是急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的手机呢?耳机呢?”语气强硬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关了。”Shaw憎恨地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要知道,不仅我们在找你们,还有别人也在找。”Harold语气不善,显然非常生气,但都是出于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人?”Shaw不耐烦地反问。下一秒尖利的声音就在她右耳边炸开,一阵强气流卷走了她几束发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Shaw?”Root的声音听上去缥缈遥远,耳鸣和疼痛让Shaw难以集中精神听清她的话语。恍惚间她抬手向耳边摸去——血。她缓慢地勾勒了一圈耳廓,并没有摸到伤口。血是从耳内流出来的,应该是鼓膜震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Shaw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诊断结果,Root就握住她的手,把她拽到了Harold和John身后的阴影里。Shaw抽了抽嘴角,她此时面朝着树干,某人从后面压了上来,一只手抚过她的耳朵,沿着脖子一路向下,将流出的血液抹去——她被树咚了。这一切都发生在几秒之内,对Shaw来说更是一瞬间的事,她努力压抑着头晕目眩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Root的声音就算在Shaw完好的那只耳朵听来也轻得几乎不可闻。她总算回过神,摇了摇头,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比你好。”Root又一次抚上Shaw的耳朵,用手掌包裹着。Shaw忙着排查周遭的潜在威胁,没有费心把她的手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儿。”Shaw话说出口的同时,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一群穿着西装背着枪的人正朝他们而来。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     那群人越来越接近,树荫下人影浮动,灯光映在他们眼中闪着不详的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 Root和Shaw几乎是同时举起枪开始射击,John也加入进来。敌人被逼得乱了阵脚,躲入黑暗中潜行,有些甚至扔了武器,准备近身偷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他妈的一定是在逗我。”Shaw喃喃自语,一个壮硕的男人正朝她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Root一枪放倒一个女人,同时Shaw也赏了那男人一拳。然后她发泄似的狠狠给他一记膝袭,一拳一拳朝人头上揍,随着击打的节奏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。精。心。筹。划。了。这。么。久。”Shaw咬牙切齿,“到。头。来。每。次。都。给。我。出。岔。子。”男人瘫倒在地,Shaw喘着粗气甩了甩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筹划什么?”Root朝她喊,瞄准,射击,子弹空了。她扔了枪,迎上两个穿着紧身裤的女人,摆出搏击的架势。Shaw开枪放倒了最后几个朝她们这儿过来的敌人,立刻转身支援Root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求婚。”Shaw火气正旺,一拳打在一个女人的下巴上,对方朝后踉跄几步,但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求婚?!”Root一时忘了动作,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Shaw。下一秒就差点被打歪鼻梁,她赶忙再次开始回击,但心神已经完全不在这场打斗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”Shaw答道,“我想和你结婚,Root。”敌人朝Shaw的胸前扑去,Shaw眼神闪烁,准确地予以还击,“但看来是老天不想让我成功。”激烈的搏斗持续了一两分钟,直到剩下两人站着,两人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最后站着的是Root和Shaw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刚经历一番激烈运动,Root的呼吸急促不稳。她随手将一束散发拢到耳后,朝Shaw走去。Shaw转身看她,手按着肋骨处的淤青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Shaw差一点就没听到。她怔怔地站了好一会,才慢慢反应过来这几个字的意思。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精彩丰呈,从吃惊到疑惑到最后的凝重认真。这可能是她人生中最感情丰富的一次,但此时她根本无心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?”Shaw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Root灿烂地笑裂了,眼里泛起水汽和澎湃的幸福。她努力忍住泪水,强作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都没能做到。Root尝试了一秒,最后也没能说出话来。她只来得及重重点了点头,便扑过去紧紧抱住了Shaw,用力之猛几乎要让她窒息。一时间Shaw目之所及全是Root的长发,所感所知全是Root的存在。在这样隐蔽的情况下,Shaw才放纵自己勾了嘴角,偷偷露出一个小小的,发自内心的微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Shaw一只手放开Root的腰,向口袋探去——却摸了个空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靠。”

 

=完=

好吃吗~牙疼吗~【够!

后续废话,主要是对没点开整理目录的看官们补充说明下:

芬妈原文风格清甜言情少女风,和我习惯的文风实在相距甚远,中间用自己的方式概括了很多甜腻的修辞,没办法还原出原文的风格对不起。我也不知道我这样言简意赅的翻译风格读来会不会太违和,也是因此无法承诺后续其他芬妈作品的翻译。如果大家觉得还能接受我的流水账,我在这里我表示感谢,承蒙不弃。译者都有各自的偏好,如果有其他GN认为自己合适芬妈的文风,愿意接手,我感激不尽。

毕竟,糖总是不嫌多的。

以上。

评论 ( 41 )
热度 ( 179 )
  1. JFM真月镜威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真月镜威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真月镜威 | Powered by LOFTER